当前位置: 首页 > 语录 > 好句子 > 顾城远和近赏析10篇 美文标题

顾城远和近赏析10篇

时间:2020-12-25 14:5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 阅读:

顾城远和近赏析10篇

  顾城远和近赏析(一):

  《远和近》,是一首十分抽象的诗,它的美就隐含在抽象的线条之中。

  “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却一向看着“你”。“你”和“我”是什么关系,丝毫没有交代,只写了“我”对“你”的主观心理感受。在“我”的感觉中,“你看我时”,你仿佛和我相距“很远”;“你看云时”,你仿佛和我离得“很近”。这是一种错觉。造成错觉的原因诗人隐去了,有意留下较大的空白,引诱读者去想象,读者的心理因素不一样,这种想象图景也会不尽相同。

  “云”可能象征自然。“你”在看“云”时,大约流露出象《日出》中陈白露看空玻璃上霜花时那种童稚的天真和热情,而当“你”回到现实中看“我”时,却换成另一种冷漠的表情。所以,“我”觉得,“看云”时的那个“你”,才是真正的“你”,本来面目的“你”,显得很亲近,如近在咫尺;而“看我”时的那个“你”,显得很陌生,有一种“隔”的感觉,如远在天涯。强烈的感情因素迫使客观物理距离变形,以适应和表达主观心理感受的真实。错觉是在审美的直觉思维中产生的。诗人在瞬间产生的错觉中悟出一种深意: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之间的隔膜。

  诗不仅仅表达情感,也可传达经验,《远和近》传达的是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经常能够感受到的一种经验。

  诗似乎是纯理性*的,十分冷静,但细细品味,其中暗暗催动着一股热流:呼唤一种相互理解、相互信任、和谐融洽的人际关系。

  《远和近》一诗,是诗人对不正常生活的本质发现。此诗初发表时,被视为难懂的怪诗。按照当时僵化的阅读方式,人们已被习惯钝化的思维模式,此诗确实难于解读。因为在目光可视之间,你与我的距离不可能远于你与云的距离。可诗人为什么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呢原因是诗人所写的是一种非正常的生活,是一种被扭曲了的人际关系。在这扭曲了的关系中,一切都颠倒了。本应相亲相近的人与人的关系,由于心的阻隔而疏远了,显得那么孤寂而不可接近;因为人际关系的疏远,人与自然反而拉近了距离,显得十分亲近。也许,正是由于人与自然的亲切可近,更进一步显示出人的孤寂;也许,正是这孤寂,常使顾城想到梦的天国。可顾城应当明白,在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上,梦的天国是不存在的。

  顾城远和近赏析(二):

  眼睛给我们以看的功能,而看什么与怎样看却因人而异,各不相同。诗中的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看云和看人实际上是在云与人之间进行选择,择其美者而爱之。诗中的你,令“我觉得”:看人时很远,看云时很近,冰清玉洁与云为伴,与大自然相亲和。诗中的你——这一高洁而又飘逸的抒情形象,既具有优美的人格力量,也寄托着诗人的美学梦想和美学追求。被称为“童话诗人”的顾城,以一种柔弱的孩子气深爱着大自然中那一切难以言说,超然、神秘而又永恒、无穷的美。看人时很远,看云时很近,这正是诗人这种美学趣味的表证。这虽是一首现代诗,但其中的精神内涵,却承继着我国传统的诗心与文心:天人合一,与自然融为一体,在大自然的无限中逍遥有限的人生,寄情于山水天地之间,遨游于长空飞云之时,从而获得精神的长驻与永恒。

  人们的眼睛能够熟视无睹,视而不见;也能够极目无穷,见人所未见。“看不见林中的庙宇,看得见溪边的和尚;看不见路边的酒店,看得见林梢的酒旌;看不见赶路的行人,看得见待渡的小船”(见王朝闻《欣赏、“再创造”》)。乐山乐水,见智见仁,有所视才有所不视,有所弃才有所取。诗人的所取、所求、所亲、所近,无不凝结着诗人的卓识,诗人的灵视。这首诗正是用远和近警示着这样一个道理:追求美的人,即使美在天边,也并不觉其遥远;对美无所用心之人,即使生活在美的故乡,照样会迷失求美的本性*。关键在于我们是否在寻觅,是否在祈求。

  顾城远和近赏析(三):

  很象摄影中的推拉镜头,利用“你”、“我”、“云”主观距离的变换来显示人与人之间的戒惧心理以及人对自然原始的亲切感。它隐含着“我”对人性*复归自然的愿望。

  诗人追求的是纯美的一种境界,就象韩美林的画一样。简洁的六句话,给我们了许多许多,但真正要说出来时却又说不清楚了。作者在自我主观的世界里,一会儿站在这个角度,一会儿站在那个角度,把人世间的那种隔膜、不理解,和在自然面前的坦白与诚实很清晰地展现给我们。这是一种无法解脱的矛盾中的清醒。

  你和我在那里发现了什么呢“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生动的心理状态凸出象浮雕一样。我们能够感觉它,但不能够改变它。

  诗的手法很高明,通篇漾溢着自然主义的气息。看似不事雕凿,信手拈来,以其天然呵成的形式容纳无拘束的资料,实则匠心独具,刻意求工。

  顾城远和近赏析(四):

  《远和近》一诗,是诗人对不正常生活的本质发现。此诗初发表时,被视为难懂的怪诗。按照当时僵化的阅读方式,人们已被习惯钝化的思维模式,此诗确实难于解读。因为在目光可视之间,你与我的距离不可能远于你与云的距离。可诗人为什么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呢原因是诗人所写的是一种非正常的生活,是一种被扭曲了的.人际关系。在这扭曲了的关系中,一切都颠倒了。本应相亲相近的人与人的关系,由于心的阻隔而疏远了,显得那么孤寂而不可接近;因为人际关系的疏远,人与自然反而拉近了距离,显得十分亲近。也许,正是由于人与自然的亲切可近,更进一步显示出人的孤寂;也许,正是这孤寂,常使顾城想到梦的天国。可顾城应当明白,在这个充满矛盾的世界上,梦的天国是不存在的。

  顾城远和近赏析(五):

  《远和近》虽仅有短短的六句,却容纳了对历史反思的丰富内涵。“远”、“近”:是物理距离概念,这是客观存在,有科学的衡量标准。但在情感作用下产生的心理距离却不一样,“远”能够变“近”,“近”能够变“远”。诗中用“你”、“我”、“云”心理距离的变换,曲折地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戒备以及诗人对和谐、融洽的梦想人际关系的向往、追求。

  诗中的“你”、“我”、“云”三个意象都具有必须的象征意义。“你”、“我”都生活在客观现实中、同属于社会的组成人员,“云”则象征着美丽淳朴的大自然。“你看我时很远”,这是地近心远,“咫尺天涯”:“你看云时很近”,这是地远心近,“天涯若比邻”。诗人这种“人远天涯近”的辩证感情方式已成为人审美梦想的发展的方式,即“由客体的真实,趋向主体的真实,由被动的反映,趋向主观的创造。”

  这首诗看似信手拈来,实则匠心独运,给人的印象是:自然而不自然,工巧而不矫饰。

  顾城远和近赏析(六):

  顾城的《远与近》,在一九八三年前后以往作为难懂的“怪诗”而引起争议。实际上这是一首揭示人际关系的小诗。诗的人物形象是“你”与“我”相对而坐,由“我”发言,“你”则无言以对。“我”的发言,抓住“你”的视线,正如孟子所说:察其人也,观其眸子。从目光透视内心。“我”的发言,只是把自我对“你”的印象(感觉)告诉“你”,语气和平,但责备却很尖锐。“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形象是鲜明的。

  诗是写情的`。这首诗写的是人情;而人情的核心,莫若友情与感情。从“我”的责备看,“我”与“你”之间,不是友情出现了裂痕,就是感情潜伏着危机。而细听“我”的声口,此诗所写,似是后者。由于“你”未答腔,似在思索:如果真是这样,只好默认;如果不是这样,便须答辩。然而,诗人没有再写下云,似乎“我”的斥责已一语中的,只好默认了。

  诗的内涵,富有思辨力与批判力。但毫无说理气息,全凭形象发言。一个“看我”与“看云”的比较,就令对方哑口无言了。

  本来,人际关系,一般是“合”则“天涯若比邻”,“离”则“肝胆如胡越”。这首诗所表现的,正是“肝胆如胡越”的距离。换句话说,也就是咫尺天涯,貌合神离。

  诗是半格律体,语言精炼,找不出一个累赘的字。

  无论从资料看或从形式看,诗的审美价值都不能低估的。

  顾城远和近赏析(七):

  偶然之间,捡拾了一首小诗,顾城的《远与近》。

  那还是刚上高中的时候,在繁忙的学业中,我编织着自我的梦想,而这梦想里,无来由地,开始有了文学的味道。于是,在文学的海洋里,我寻寻觅觅,恣意遨游着。

  没想到,当游进当代文学的河时,我竟然触碰到了顾城,触碰到了顾城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立刻,我无法自持了,迷上了顾城,迷上了他的诗。

  斯时的顾城已故,据说是因为情变,在新西兰的寓所,用斧头砍死了妻子,然后,自我也自缢身亡了。这位朦胧派的诗人,对自我的一生都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诗人的性格使他无法正确地应对现实,也使他前行的路愈发朦胧,最终,因为远方的路不够清晰,使他纠于现实,过度沉溺于自我,最终,走向了毁灭。

  但,不管怎样,他的诗歌在文学的天空里是一颗颗闪亮的星,不仅仅照耀当代,并且,还会在未来熠熠生辉。

  文坛有个怪现象,往往有一些文人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才是他辉煌的开始。顾城的死和死因太神秘,太迷离了,引起了人们极大的猎奇心理,于是,人们对他的关注度开始大大增加起来,正因如此,他的作品开始很多传播,甚于生前。

  那时的我,也开始背诵顾城的诗。可由于学业的繁忙,我仅仅是背诵,对诗句的理解,只能是妄谈。

  时光斗转,岁月更迭,而今的我,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郎,可却在这有雪的冬日里,穿越时间的隧道,我又走进了顾城,走进了他的《远与近》。

  我细细地品读着这首小诗,读着,读着,这诗中的“你”幻化成一个影子,一个女子的影子。这个影子,很朦胧,很飘渺,但,我却又能清晰地看见她的眼眸,似水的眼眸,流转着。能够形容这种流转的,仅有“明眸善睐”这个词语了。

  而在诗人的诗句中,我却读出了忧伤与忐忑。那女子的眼神应当是投向诗人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时的女子,会撩拨起诗人多少的情愫啊!可是,这眼神,却是如此地飘忽不定,“一会看我,一会看云”,这眼神,属于诗人,可又不完全属于诗人,让诗人在凝望中百转千回。

  那不断变幻着的云,恰似女子的心,令人捉摸不定。而人世间,最令人痛苦的,就是这种叫人捉摸不定的情感。

  再不让人绝望,仅有绝望后的断臂之痛,才会使人有勇气走出痛苦的山谷,迎来新生;

  再不予人期望,仅有带来的喜悦之情,才会使人在情感之路上增强前行的勇气,享受幸福。

  可这眼神里,没有绝望,也没有期望,仅有迷离,让人无法言诉的迷离。

  渐渐地,这眼神让作者感觉到,“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这远,是心的距离的遥远,即使近在咫尺,却似远隔天涯。可是,给诗人的错觉是,看云的时候却很近。和诗人在一齐的女子,全部的心思却在云的身上,让诗人的情感空付流水,滚滚东流。

  最终,对女子,诗人有着十分的爱,也有着十分的痛。

  有人说,这首诗,是写人际交往的,曲折地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渴求一种和谐的人际关系,如此,那,这首诗就不免流俗了。

  因为,人世间,仅有情爱,才会让人这样地百转千回,让人如此地缠绵悱恻,而又欲罢不能。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应当就是我离你很近,你却离我很远的,心与心错位的距离了吧!

  顾城远和近赏析(八):

  对顾城的这首《远和近》的解读历来存在普遍争议,很多人直喊读不懂,而那些略微捋出些头绪人又往往只侧重其中的一个方面,诸如单纯从感情、哲学、历史反思的角度去解读,结果往往顾此失彼。在我看来,这确实是一首表现感情的诗,却又不单单是写感情的,更蕴含了诗人强烈的精神寄托和追求。下头就具体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解读此诗:

  一、单纯而复杂的特殊感情:

  从诗行建构来看,顾城这首《远和近》,仅两节6行24个字,如此短小的篇幅中,“你”字却独占一行,这不得不引起人的注意,从而起到了突出强调的作用。“我觉得”也独占一行,在形式上与第一行“你”呈现一种呼应,同时暗示了“我”的一切内心活动和感觉都是以“你”为中心的,“我”从你的动作和飘忽的眼神中读出了“你”的内心。

  上节主要客观描述“你”的举动,展示的是“你”的世界,是自由自在的世界;下节主要描述“我”对“你”的举动的内心感受,是完全自主的、“我”的世界,也能够说是“我”对“你”的世界的一种主观介入。而诗的基本功能是“主情”、“言志”,因而很明显,下节才是诗歌的重点。整体来看,“你”的举动是经过“我”的眼睛才得以展示出来的,是“我”的看赋予了“你”在这首诗里的所有举动。这一方面表现了我对你一举一动、一点一滴的在乎,另一方面也表现了我对自我内心感受的尊重。试想如果是一位完全陌生的人,“我”能如此在乎吗因而说这是一首表达恋情的.诗,充斥于其中的感情既单纯又复杂。

  二、两种距离的悖反:

  在这首诗中,远与近既是物理距离,也是心理距离,物理距离能够衡量,具有固定性,而心理距离确实模糊的,不可度量的,作者把这两种不一样性质,也不可比较的两种距离放到一齐做比较,这本身就是一种荒谬,一种悖反。然而这也正是诗意的体现之处,因为诗意往往是从违背常理的地方开始。这种悖反的另一表现是,这远与近的比较对象“我”和“云”是异质的,不对等的,“我”是客观存在的、实实在在的人,而“云”是飘渺的、虚幻的自然物。

  按常理,“你”与“云”的距离当然要比与“我”的距离远,然而“你”却让“我”觉得“你”与“我”的距离更远,这是物理感觉与心理距离的一种偷换。“你”应对“我”是那么的神秘莫测,让我捉摸不透;而当应对“云”,应对自然时确实那么的坦露无疑,感觉“你”“我”间永远都有一道无形的隔膜,阻隔着我们心灵的交流。

  全诗重复运用了两个副词,“一会”的重复使用表现出你眼神的飘忽不定,似躲闪,又似刻意;“很”包含越来越的意思,重复使用则使得距离的差异感更强烈,也更清晰,带给诗无穷的余韵。

  三、灵与肉的永恒冲突

  用意象抒情诗现代诗的一种传统,在这首诗中,“云”是中心意象,是诗眼,它象征着别处的、梦幻的生活;“我”象征着现实真切的生活。而人总会对现实心存不满,认为完美的永远都在远处。就像诗中的“我”和“云”,象征着现实与梦想,此岸与彼岸、物质与精神的冲突。

  歌德说过,每个人都有两种精神:一个沉溺在爱欲之中,执拗地固执着这个尘面,另一个则猛烈地要离去尘面,向那崇高的灵的境界飞驰。灵与肉的冲突时诗歌中一个永恒的母题,因而在这首诗歌中,能够说“你”看“云”实际是在看自我内心的某种幻想,而“我”却是在看你的举动,所以“我”是在看“你”看云,所以事实上“你”就是我内心的某种幻想,“你”就像一个还没有受到任何世俗污染的纯人、真人,是我永远的梦幻和追求。

  综上,这首诗是一首表现感情的诗,但又不单单是表现感情,还蕴藏着作者一种精神的追求和向往,揭示出人世间一个永恒不变的矛盾冲突,即灵与肉的冲突和对立。

  顾城远和近赏析(九):

  一看到这首诗,就让我想起了泰戈尔飞鸟集中脍炙人口的那首飞鸟与鱼中的两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明白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明白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是的,我想我们的诗人此时内心就是这样矛盾挣扎着的。心爱的人就在面前,却无法表达自我的心意。这注定会是一场无言的结局,甚至还未曾开始,就注定要结束。

  因为你不曾看出我的心意,所以即使你就站在我面前,我们中间却也是隔着那千山万水。而仅有在你看向云的那一刻,我们的心意才是相通的。这注定是一场飞鸟与鱼间的感情故事。

  这又不禁让我想起了纳兰康德的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如果人生真的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啊!还有谁会去计较这远和近的距离呢?

  顾城远和近赏析(十):

  眼睛给我们以看的功能,而看什么与怎样看却因人而异,各不相同。诗中的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看云和看人实际上是在云与人之间进行选择,择其美者而爱之。诗中的你,令“我觉得”:看人时很远,看云时很近,冰清玉洁与云为伴,与大自然相亲和。诗中的你——这一高洁而又飘逸的抒情形象,既具有优美的人格力量,也寄托着诗人的美学梦想和美学追求。被称为“童话诗人”的顾城,以一种柔弱的孩子气深爱着大自然中那一切难以言说,超然、神秘而又永恒、无穷的美。看人时很远,看云时很近,这正是诗人这种美学趣味的表证。这虽是一首现代诗,但其中的精神内涵,却承继着我国传统的诗心与文心:天人合一,与自然融为一体,在大自然的无限中逍遥有限的人生,寄情于山水天地之间,遨游于长空飞云之时,从而获得精神的长驻与永恒。

  人们的眼睛能够熟视无睹,视而不见;也能够极目无穷,见人所未见。“看不见林中的庙宇,看得见溪边的和尚;看不见路边的酒店,看得见林梢的酒旌;看不见赶路的行人,看得见待渡的小船”(见王朝闻《欣赏、“再创造”》)。乐山乐水,见智见仁,有所视才有所不视,有所弃才有所取。诗人的所取、所求、所亲、所近,无不凝结着诗人的卓识,诗人的灵视。这首诗正是用远和近警示着这样一个道理:追求美的人,即使美在天边,也并不觉其遥远;对美无所用心之人,即使生活在美的故乡,照样会迷失求美的本性*。关键在于我们是否在寻觅,是否在祈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