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她为什么数头发? 美文标题

她为什么数头发?

时间:2020-06-15 16:12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 阅读:

她为什么数头发?

  我想谈谈头发的故事已经很久了,看着满大街的时髦发型,有谁还在意将近四百年前,我们汉族人的苦难。清军入关,留发不留人,留人不留发,强制剃了个满族头,那时若有“天使”谈起这头发的故事,不晓得会不会也被杀头呢?

  言归正传,我要说的故事和发型并无关,只是有一本世界上流传最广的书上提到“头发”的地方达50处。特别是“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更是神奇得不得了。那时我在北京一个地方参加家庭式的聚会,主人家的别墅里邀请了很多朋友来,每周礼拜天我们都见面聚会,唱的是赞美诗,唱完有个被他们称为“传道人”讲半小时多的那创造万物的上帝的“道”。然后就开始各忙各的了,有人去厨房做饭,做的都是朋友们带来的,每周花样都翻新,天南海北的风味都有,那些日子过去了十几年了,回想起来都好开心。(注①)

  回忆起来思绪飘远,往往就跑题,还是说回正题。我那时初到那里,在众人的热情中独自享受起来,真是恩典啊!我吃着别人洗好的水果,一边看《游子吟-永恒在召唤》,这时有个年龄相仿的人走过来同我聊天,我听他的普通话就知道不是北方人,我说,你是福建人吧?(注②)

  他说:“差不多。”

  他接着就问我,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不敢问传道的人,你能不能帮一下我?

  我说:“你说嘛,看看我能不能回答你?”

  他说:“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我始终不能相信,你想,那造物主上帝要管理宇宙,哪有心思数我们的头发啊,这不是没有意义吗?”

  我也曾读到过这句话,只觉得亲切却没有思考,他这么一问我,我还糊涂起来,可说呢?真是啊!那造物主上帝难道真的无事可干,数我们的头发数着玩吗?

  我说:“可能有他的美意吧,另外有一句话叫‘万事都互相效力’,估计包括这个数头发的事情吧?其实,我才接触,所知道的知识有限,不能解答你的问题,要不这样,我们一起去找答案,谁先找到,就告诉谁好不?”

  他欣然同意,此后三个月我们里我每周去聚会却不见他……

  有一天,他来了,而且很开心的样子,在传道的人讲完后就被请到台上作了见证。原来他忽悠了我,他是台湾人。他说起《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往事:一九四九年他父亲随部队的大撤退开始,两个月里从河北徒步撤到海南岛,活生生的2000人死的死,逃的逃就散了,只剩下50来人。他父亲一路上看着战友倒地而死,一心想着下一个一定是我,死了就解脱了。可是还是没有死,爬上了舰艇去了台湾。到了那边已经是大龄的外省人,找老婆很不容易,要是他妈妈不委屈嫁给他,估计就没有他了。(注③)

  我认识的每个人讲起半个世纪的家事大部分有着太多的悲伤,他更是一边讲见证,一边流泪,他说:“真是奇妙啊,要是父亲跟战友一样放弃了生,稍微有个差错就没有我,也没有今天在这里跟大家作见证!”

  他说话极富有感染力的那种磁场,大家都被带到苦难的往事中,跟着抹眼泪,又说赞美上帝。

  估计他站台上就看见了我,这不他一下来救直奔我而来。

  我说:“你这家伙,忽悠我啊,你是台湾人却说自己是福建人!”

  他说:“也不算忽悠吧,台湾与福建那么近,都说闽南语,再说我们都是中国人,哪个地方都一样,现在我们又是天国的公民了,呵呵!”

  我说:“那到也是,双重国籍了啊!”

  他直接说:“上次我那个头发被数算的疑问你有答案了吗?”

  我很羞愧,我像城市的快狗一样为了果腹而奔波,哪有时间去思考那么遥远的问题,我只能老实回答:“弟兄,我还没有想明白呢!”

  他说:“上帝已经告诉我了,我来告诉你答案吧!”

  于是,他讲述了关于头发被数过的答案:

  事情是这样的,他回到台湾以后参加那边的教会聚会,认识到自己许多方面都不合乎上帝的心意,特别是交往数年的女朋友因为总觉得不够富有而不敢结婚。现在到了教会,大伙都劝他们结婚。没有房子,有弟兄姐妹低价租了房子给他们;没有车子,有弟兄姐妹也借了一台车给他们开;没有结婚的花销,居然那些弟兄姐妹给凑了个丰富;一场简单而隆重的婚礼订好了日子即将在教堂举行了。

  倒是这一对准新人反而闲了下来,开着车一起去婚前旅行,爬阿里山,看日月潭,真是舒服极了!

  那天开车开累了,就停在路边休息。夕阳照进车里,两个人依偎着多么浪漫的一幕。她用修长的手指,抚摸他的脸,挑动他的头发,并且一根又一根的数开了……

  他忽然想起从前困扰他的问题“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不晓得他的未婚妻是否能够给出答案呢?

  他直截了当的问她:“你为什么数我的头发?”

  他的未婚妻本来是个腼腆的人,几年来极少表达爱意,每次他向她示爱,她都是羞答答地玫瑰,静悄悄地开……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她告诉他:“因为我爱 Www.JvMeng.Com 惆。”

  他说:“我的上帝啊!因为她爱我而数我的头发,你不是比她还爱我吗,你说我是你眼中的‘瞳人’我是何等的尊贵,我怎么不明白‘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原来仅仅因为你爱我,我的上帝啊,我终于明白了,谢谢你!”

  他们下了车,一起向着夕阳的天空而跪下,举目望着天空,一起感谢上帝。他们一起唱起了《盟约》,宣告他们爱情的誓言: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注④)

  他幸福的讲述着那些婚前的往事,其实也就发生在这三个月中而已,我也替他感恩上帝起来,原来上帝何等的爱我们!

  这个故事也感染了我,以后我去聚会更早了。我那时住在北京的东边,靠近通州的地方,而那个聚会的地方在北边靠近昌平的天通苑,单面骑自行车就得两个钟,真是感谢上帝,我几乎是最早去……

  他后来回了台湾去神学院装备自己,尔后常住北京短期宣教,我后来离开北京,很久没有他的消息。十年后,我才打听到他也成为全职的传道人,带领着数百人的教会,真是‘万事都互相效力’,向上帝去求去问,祂迟早会给答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